新聞背景圖
婦幼智庫圖

婚外情-車震是婚外情最佳場所

關於婚外情-各有家室的陳小姐與張先生外遇,張男每次上完床都會給錢,最高一次付給陳女五十萬元,兩人兩年來上床十八次,前後支付陳女兩百四十萬元,但陳女仍繼續索錢,並恐嚇張男︰「不給錢我就要跟你太太說」張男已無力再付,並向妻坦承外遇,張妻告陳女相姦、恐嚇取財,法官將陳女判刑兩年五月。

相姦、恐嚇判2年5個月

陳女現年四十二歲,至今仍然風韻猶存、打扮潮流,她七年前三十五歲時,到新竹市張男開設的藥局買安眠藥,與當年三十八歲的張男結識,陳女因自身婚姻支離破裂、失眠睡不好問題等等,經常尋求張男慰藉,兩人於九十六年發展出這段婚外情,到九九年止共發生十八次關係。

每回上完床都會付上床費

這段期間兩人情投意合,都由張男開車載陳女到市區汽車旅館做愛,每回上完床後都會支付「上床費」,少則近兩萬元,多則三十萬元,有一回開車到汽車旅館時,因為房間已滿,兩人迫不及怠竟直接在汽車旅館外「車震」。

濃情時等不及就車震

張男因長期外遇,擔心陳女丈夫對他提告,九九年與陳女最後一次做愛後,向陳女提議終止這段關於婚外情,陳女不願意斬斷這段關係,向張男索取六十萬元,不然就公開婚外情,張男答應願意匯付六十萬元,但陳女仍然不願意斬斷這段關係,去年六月再向張男恫稱:「你不給也沒關係,我讓你的店開不下去。」

張男只好於去年七月與陳女立下分手合約,陳女保證不對張男及其家人恐嚇和騷擾,如果違反協議願意面對法律訴訟及三至五倍罰款,張男再匯九十萬元分手費給陳女。

張男無力支付 決定向妻坦白

不料陳女仍然百般糾纏,再開口索討一百萬元,張男已經無力再付,向妻子及父親坦白犯錯,張妻決定向陳女提出告訴,檢察官認為陳女後來兩次取得的一百五十萬元是恐嚇取財所得,將陳女起訴。法官審理時陳女供稱,一百五十萬元是張男對她的分手費和生活照顧。

法官認為,張男是在「某種壓力下」支付九十萬和六十萬元,與「不法侵害」的程度還是有所不同,因此認定陳女行為恐嚇取財未遂。

法官日前依相姦罪將陳女判刑兩年十月、恐嚇取財未遂判刑五月,合併應執行兩年五月,得易科罰金。但檢察官認為陳女恐嚇已經造成張男心生畏懼,才與陳女協議付錢,陳女已構成恐嚇取財犯行,昨向台北高分院提起上訴。

婚姻的長度跟堅定度原來不成正比

我的老公應該已經偷吃有一年了,關於婚外情,我一直不覺得會發生在我的老公身上,我和他是愛情長跑十年結婚的,婚後三個月成功受孕,但是自從孩子生下來我開始全心當全職媽媽時,他時常藉故出差或是動不動就加班,出差甚至一去就是一個月,這段期間都不過問孩子,更別說天天打電話回來關心我,那時我別鬱悶一度患有憂鬱症,身體變得特別差,心裡十分絕望,甚至已經決定提出離婚,但是因為家裡長輩特別注重婚姻這方面,後來沒有離成,因為長輩的勸阻,之後某幾次我回老家,回來之後發現家裡多出一些不該有的物品,女人的髮圈和眼霜,老公向我解釋是同事放在辦公室而他不小心拿錯帶回家的,我不知道為什麼這種爛謊言他也說得出口,既然他說出口了我就將就地聽下去,起初假裝相信他,之後開始明白的告訴他我已經知道這件事,知道他外遇,並且要求他改變,希望他能夠知道自己錯了,但是他的態度始終是全盤否認,因為我沒有有力的證據,也不想無緣定罪他,所以我不斷忍氣吞聲,其實我的內心很掙扎,為了孩子,我不想結束這段婚姻,可是我真的很氣憤,因為老公外遇的對象也是個有孩子的女人,她怎麼能夠不顧孩子做出這種下流的事,帶給我的傷害太多但是我可以忍受,因為我想給孩子一個完整的家,可誰懂得我的心已經不完整,加上老公對我的態度越來越強硬,甚麼理由都可以拿來搪塞我,甚至兇我說我誤會他,還叫我不要疑神疑鬼的讓他感到對我們的關係很疲累,到底疲累的是誰?現在只是因為我沒有拿到確切的實證,但這樣的狀況到底要撐到哪一天能結束,我真的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