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背景圖
婦幼智庫圖

他覺得他和老婆好像真的已經回不到以前了,所以他才會走錯了路

文章時間 :

主張特有財產-他跟法官說他主張特有財產權,因為這個是他的家人留下來給他的,並不是屬於他的太太的,要法官把這個案件給重新審理,否則的話,他不排除再提出非常上訴,一定要把他的錢給奪回來,因為這個原本就是算他的錢,他的老婆不能就因為他外遇就把他所有的錢都給拿走,這樣算是一條不合法也不公平的一條法律。
這位先生說,他雖然那個時候做出了一件不能讓人家原諒的事情,但是也不能代表他就是一個罪大的惡人,什麼事情他都的要承受,他絕對不能夠接受這樣的不公平待遇。他回憶起那個時候,因為覺得那時候跟老婆的感情已經不在了,才會想要去找一個新的女朋友來尋求安慰好填補他心中的那一份空缺,因為他說他好久已經沒有了愛情的滋潤,他想要再重拾一切的美好,正好他現在喜歡的女人也愛他,所以他就跟這名女人交往了起來,那時候他只是想要找一個心靈上能夠尋求安慰的女人,他也不是故意要背叛老婆的,只是他覺得他和他的老婆好像真的已經回不到以前了,所以他才會走錯了路,讓老婆因此發現,而找徵信社來抓他的把炳。他事後也非常的後悔,因為老婆把他的所有財產都給拿光了,他不知道他做的這一件事情居然代價會這麼的大,他沒有辦法接受,因為他不是一個罪大的惡人,他沒有殺人放火,只是個外遇而已,就要他付出這麼大的代價,他全部的一切都沒有了,要他再幾年才可以再翻身,他真的不服,他要上訴,他覺得這條法律上是有漏洞的,他想要申請非常上訴,要把他的錢給討回來,這原本就是他的錢,他不能眼睜睜的就看他的錢全部都在別人的手上。

告訴我我結婚那一天他早就在關注了,他也知道我會有今天這一天

老公當初主張特有財產讓小孩子沒有辦法待在我身邊,就因為我長年為老公坐牛做馬,當年又把財產都直接給老公開業,如今我落得現在這種下場,小孩子也不在我身邊,我身上一毛錢也都沒有,現在還必須要依靠家裡的人才可以過活,根本一點生活能力也都沒有,當時的我根本就想要這樣一了了之,我根本就沒有甚麼還需要眷戀的東西,但是我的前男友突然出現在我面前,讓我覺得更加的丟臉又羞愧,他當時已經是有名的企業老闆之一了,老公的公司也一直都希望可以跟他合作,我一直以來都知道他的風聲,但是我一直都不敢去面對他,因為我覺得我現在這樣非常的丟臉,還得要面對自己老公外遇的事情,我們兩個夫妻不合早就已經傳開了,大家都知道是因為老公對我婚姻不中,所以才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讓我真的覺得非常得丟臉,所以我很怕他也知道這些消息,所以我從來都不願意多說,但是最後他竟然直接出現在我面前,告訴我我結婚那一天他早就在關注了,他也知道我會有今天這一天,他也告訴我他一直都在等待這一天,他希望可以幫助我重新在振作起來,但我當時真的覺得很丟臉,他已經這麼風采了,我如今淪落成這樣,怎麼可能有那個臉去面對他,但是他跟我坦承他跟我在一起的時候,其實他有對不起我,他跟他自己的助教老師劈腿,所以才會故意讓我跟他分手,我才知道這些事情,現在的我來到徵信社,是希望徵信社人員可以幫助我找到老公外遇的證據,雖然我們兩個已經離婚了,但是我必須要把小孩子拿回來我自己的身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