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背景圖
婦幼智庫圖

如此優秀的妻子,我真的能夠獨自擁有嗎?

老婆是個理財師,性格內斂,不善交際,即使天天和她打交道的人,也很難在她那裡體驗到被關心與支持。她就是個處事理智,辦事不留情的人。所以,我從不擔心她出軌,我相信沒有其他任何男人會喜歡她這樣近乎六親不認的“滅絕師太”。但她對我,自然不會太過分,畢竟是睡一個的夫妻,不和我親近,還能和誰親近呢?其實說她“滅絕師太”有些過分,因為起碼她懂得愛孩子,孝順老人,還記得我們全家人的生日,她就是這樣熱在內,冷在外。熟悉她的人不和她計較,所以平時也沒什麼不妥。直到她們單位年終評選,她才知道自己的人緣有多臭。之後,來到家會徹底崩潰,不看電視不看報紙卻在那裡反復抱怨,說同事怎樣不好,領導又如何沒眼光,反正都是不好。自然要安慰她,我一安慰不要緊,她立刻就沖我撲過來。用她的胸狠狠壓住我,然後問,這時想起關心我了啊,我說我隨時都在關心你,在床上也是呢!她隨性起來欲望就是這麼強烈,這讓我很享受,一個男人讓女人滿足是有能力的表現。而老婆再把收到的滿足統統化為行動與愛,回饋到我和孩子身上來。她努力照顧我們一家人,我覺得她真的很賢惠,我想,這輩子能完整擁有一個內秀的女人,真的算沒白活了。可生活總是作弄我,原來,這麼優秀的女人,並不是我一個男人所擁有的。

深陷於妻子出軌的漩渦裡,男學會獨自一人生活

發現意外是在一次出差回來,老婆不在,我一個人痛痛快快洗了個熱水澡,然後穿了睡衣,把整個身體丟在床上,美美睡了一覺,醒來已臨近5點,肚子已經咕咕在叫,最後我找遍廚房也沒見可吃的東西,就想過會兒親自下廚做些愛吃的菜,正好老婆也該下班了,讓她順路捎些菜犒勞犒勞我們的胃,她知道我回來一定很開心我飛速打了電話,那端遲遲沒有接,我再打,手機鈴音卻在屋裡響了起來。聲音很小,我循聲覓去,最後在老婆包裡找到了證據電話,同時還找到了一些安全套,全是大號的,我根本用不了,面對這幾枚塑膠製品,我像是受了極大的侮辱,半天立在原地像失去了知覺。直到聽到屋外傳來鑰匙扭轉的聲音,才一下驚醒過來。
證據沒驚動老婆的外遇夢,卻謊稱自己要再次出差,離開了家門,之後就在隔天把老婆和一男人堵在家裡。那個男人竟然是我的同事,之前搬家時來幫過忙,這次卻幫到我家炕頭上來,睡了我老婆,摧毀了我的自尊,當時我唯一想做的一件事,就是殺了這對齷齪男女。但我沒能動手,我想離婚!離婚不是最終的目的,我的目的是要與我和老婆的從前徹底告別,我丟掉了屋裡所有屬於她的東西,連牆面都是刷了又刷,只為找回一份心靈的清靜。可是,已然不能,因為我發現,我也成了我之前的老婆那樣,不喜歡與任何人交際。我明白,我還陷在她出軌的漩渦裡,可是,她分明已經走了,已離開了這個家如果真要忘記,這輩子怕是不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