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背景圖
婦幼智庫圖

依據證據來審判案子結果,公平還是不公平?

警界常說,「今天公祭,明天忘記」,誰都不願意在執勤時成為悲劇英雄;面對瞬息萬變的警匪追逐場合,員警大膽用槍成為保命的護身符,倘若法官不能睜眼體諒員警那0.1秒就可能喪命的危機判斷,僅事後諸葛來論案,如何讓員警甘願用生命來維持社會正義。 根據警械使用條例規定,員警有6大用槍時機和5大用槍要領,包括依法應逮捕、拘禁之人拒捕或脫逃時、警察人員之生命、身體、自由、裝備遭受危害或脅迫時以及持有凶器之人,意圖滋事,已受警察人員告誡拋棄,仍不聽從時等。證據判案為避免逾越必要程序,除非已迫切危及生命,員警還須先警告,對空鳴槍,甚至儘量不朝致命部位射擊。台灣警察的限制規定,遠比美國警察還要嚴格,因為在美國,只要喝令不聽制止,警察就可開槍,藉以保障員警及其他人的生命安全。台灣黑槍氾濫,員警生命威脅相對也高,但警察用槍卻限制多多,目的雖是避免濫用,違反比例原則,卻反而讓員警曝露危險,違法之人肆無忌憚,挑戰公權力。
員警突然接獲指令前往緝捕通緝犯,而通緝犯不聽制止,甚至打算上車衝撞員警,葉員依規定對空鳴槍,再朝對方腿部開了3槍,證據判案一切符合警方用槍要領,況且葉員單人應敵,3槍會射成10個彈孔奪命,只能說槍子無眼。法官審理案件,必須依據相關證據、說詞,還原當時現場狀況,最重要的是,須以同理心考量當時行為人的心境,做為有罪無罪及量刑的參考。
警察不是神,法官也不是,證據判案現在警察不只要有IQ,還要有EQ,要有臨危不亂的臨場反應;但說的容易,做到很難,尤其是在那危急一瞬間要做的判斷,法官大人在判決時,可有考慮到這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