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背景圖
婦幼智庫圖

十年的夫妻,因為老公有了外遇而變了

星期六。一大早,丈夫眾生匆匆出門了,拖著一大箱行李。我問他到哪裡出差,他神色凝重地說:「佳茵,工地上出了點麻煩,我打傷了人,要出去避避風頭。」「那你什麼時候回來?」我擔心不已。「我也不知道,也許一兩個月,也許一年半載,總得等事情平息下來吧我不在家的時候,你要注意身體,好好照顧兩個孩子。」眾生的語氣裡彌漫著久違的溫情。我的心酸酸的,淚忍不住往下流。畢竟是10年的夫妻了,雖然我們之間有過不愉快,雖然他曾背叛過我們的婚姻,但畢竟他是我唯一愛過的男人,是孩子們的父親,這個家不能沒有他。眾生溫柔地替我拭乾眼淚,說:「都是兩個孩子的媽了,怎麼還長不大呢?我又不是不回來了,別太擔心,沒事的」眾生走了,我一整天都心神不寧,總覺得有什麼事情發生,卻又說不出有什麼地方不對勁。我想,夫妻倆應該一條心,現在眾生有難,我應該陪在他身邊。我打他的電話,卻始終打不通。
招呼完孩子們吃過晚飯後,我打電話給婆婆,說我病了,眾生又出差了,想請她幫忙照顧兩個孩子幾天。婆婆一口答應了,還關切地囑咐我好好休息。開車把9歲的女兒夢夢和5歲的兒子壯壯送到婆婆那裡後,我開始四處尋找眾生。連找了幾家他常去打牌的會所也沒見他的人影,夜色越來越濃,我的心也越來越焦慮。我開始一個接一個地撥打眾生的朋友、生意上的夥伴的電話,終於知道他正在一家賓館。我懸在半空的心終於落下來,連忙趕過去。推開客房的一瞬間,房裡的人愣住了,我也愣住了。房間裡煙霧彌漫,一屋子的男男女女,眾生和幾個朋友在打麻將,他的腿上赫然坐著一個年輕漂亮的女孩。麻將桌旁圍觀的另幾個女人我都見過,正是他那幾個朋友的情人。一切昭然若揭,眾生在外面又有了女人!

不要臉的小三,口口聲聲說愛著自己的丈夫

我一下子崩潰了,衝到眾生面前,一把揪住那個女孩,揚手就是一耳光,罵道:「你這個不要臉的‘小三’,世界上那麼多單身男人你不要,幹嗎非要勾引別人老公?」我以為她會跳起來,和我廝打。
沒想到,她一言不發,蹲下身去,捂著臉無聲地哭泣。簽立協議當著眾人的面,眾生的臉上掛不住了,拉住我,說:「有什麼話回家再說,你看看你,像什麼樣子,簡直就是個潑婦,不要在這兒給我丟人!」他的話像把鋒利無比的刀,剜得我的心生生作疼,我怒極而笑道:「我是潑婦,那你們是什麼?姦夫淫婦?」我用力扯起那個女孩,盯著她的臉。 多麼光潔嬌嫩的臉啊,歲月不曾在上面留下一絲痕跡,曾經,我也這麼年輕過,也這麼漂亮過,可歲月無情,孩子們一天天長大,而我也一天天老了,成了丈夫眼中的黃臉婆。女孩驚怯地望著我,哀求:簽立協議之後那女人「大姐,我知道我錯了,可是我也沒辦法,我是真心喜歡大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