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背景圖
婦幼智庫圖

以為自己的酒量很好,醒來卻發現衣衫不整

五年這個時候,我和哲偉分了手。分手時,哲偉態度十分強硬,任憑我淚如雨下,他依舊決然地棄我而去。我在剛畢業時候認識了哲偉,他來自宜蘭,有著堅強不屈的性格。那時我和他在同一所公司工作,他像親哥哥一樣疼愛著我,情竇初開的我自然而然地就愛上了他。交往半年後,我把自己的一切都交給了濤。在一起的4年時間裏,我愛得失去了自尊,失去了自我,先後為他墮了3次胎。但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們之間的矛盾越來越明顯,經常吵架。最後哲偉說無法忍受現在的我,愛情就這樣走到了盡頭。
我離開了原來的單位,去了另外一家公司。在新的工作環境裏,我學會了自信、自立和自強,恢復了女性的自尊。因為業績越做越好,一年後我就被提升為部門主管。在一次外出學習的時候,我認識了育杰。我們從工作談到了感情經歷。他驚歎像我這麼好的女孩子竟然無人呵護,半開玩笑地說:“這些男人太沒有眼光了,要是我,心疼還來不及呢,兩人的感情充滿了波折。情感傷口剛剛癒合的我,漸漸被育杰的談吐所吸引,他的溫存令我產生了無限的遐想,他追求我談了一年戀愛他對我除了工作上提拔,對我也無偎不致,我們很快也結婚了。
婚後的我們仍然和戀愛一樣,浪漫而又緾綿,這樣就一直到了今年,我和哲偉在一次招標案上面見到了面一個週末的晚上,哲偉約我去一家很有特色的酒店吃飯,因為家在外地,丈夫、孩子都不在身邊,週末我也挺無聊的,就赴約了。當晚,兩個人邊吃邊聊,興之所至還點了紅酒。工作上應酬多,我對自己的酒量一向很有信心。可不知為什麼,那晚沒喝幾杯,我卻莫名其妙地醉了,酒醒後發現自己衣衫不整地躺在酒店客房的床上。

看到自己懷了小王的種,女難過地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看到自己的模樣,我又羞又怒,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沒想到哲偉竟是這樣的人。他一定是在酒裡做了手腳,枉我對他那麼信任。發生這件事後,我斷絕了和哲偉的往來。他一再打電話給我,我都置之不理。
兩個月後,因為業務關係,我和哲偉不得不再次接觸,但我只和他談工作上的事,可他卻在工作之餘,一條接一條地發短信給我,講述自己的過去,承認對我犯下的錯誤,懇求我的原諒。他說,他有著不幸的婚姻,妻子自小就患有癲癇症,卻瞞騙著與他成了家。結婚後他才知道真相,但妻子的家人威脅他不許離婚。後來,有了女兒,他也認命了。可生活中,妻子卻對他和他父母都很不好,發起火來連電視都敢砸。為了排遣壓力,他開始偷偷在外面找女人,甚至找小姐。直到遇見我,他才感到遇見了真愛。認識我以後,他一改常態,再也沒接觸過其他女人,而對我做出那種事也是一時衝動。兩個月後懷小王的種我該怎麼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