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背景圖
婦幼智庫圖

用肝換心,重拾感情

一位好友夫婦經營診所多年,突然慎重的約我見面。
丈夫是肝膽胃專科,住院醫師和護理師兩人交往。兩人結婚以後待在大醫院有幾年的時間,才轉移到郊外開小診所。在診所擔任護理師的妻子說,夫妻因為一件醫療事件起了爭執,想聽詢我的意見。
「沒那麼嚴重吧?最多也只是投訴。」丈夫拍拍妻子接著說:有位固定回診的B肝病人,老婆私下跟人反應,診所護士跟她老公關係太親密。
「什麼?回診還能搞外遇!」我腦袋突然頓了。印象中的B肝患者,不是面色蠟黃,就是虛弱無比的人,竟然能搞出其他關係!「病患的老婆沒有問題?」我有些困惑,有些女人愛吃醋或猜忌心更嚴重,醫學上稱:「嫉妒性妄想症」。
護士幫忙領藥,送到家。朋友夫婦都認為,家屬並非無理取鬧。只是,病患與護士在通訊軟體上打鬧,又或者護士假借「居家照護」之名到病患家,雖有過了醫療之界線,但,做人上司的卻不好介入
「我不贊成!」妻子覺得,說「居家照護」太誇張,應該有所懲戒。「病患老婆回家是看見什麼?」滿腦疑惑。
「也沒有什麼,就幫忙餵藥或代領藥親自送藥到家而以。」丈夫表示,「最多告誡護士,家屬如有意見,以後不要雞婆多做,不然能怎樣?」看我點頭認同,妻子卻不滿意,「話是這樣說沒錯,但我很難認同,而且,同事也有家庭了」
「那更不能隨意介入啊,」極力勸阻,「人家家務事難處理啊,除非他們在診所被抓到」
「抓包?」妻子困惑,「我們是醫療人員,又不是抓猴的。」
「那就是了吧。」我還以為病患老婆還不想撕破臉,小心遭殃是自己。
「難道?趕病患離開?」護理長之妻還不放棄。
「如果去換肝」才要說出口,就覺得是爛主意,要找到適合的肝臟,恐怕比登天還要難。
可是丈夫並不這麼認為。他明白移植學日日進步,捐贈者與受贈者間,無論是血型或者交叉配對不符,都有辦法解決。「找時間與患者好好聊聊吧!」
聽說,病患得知後非常開心,老婆特別准許。或許,曾因為血型不符而被拒絕捐肝的她認為,用肝來挽回丈夫的心是值得的。

老婆心軟的原諒,換得更重的傷害

當另一半出軌後,歷經種種事情,事後的道歉,是真心還是假意?
被發現在外面有外遇的男人,大多都不願意承認,直到妻子丟出證據,才慢慢像擠牙膏一樣的一點一點承認。有些人看見狀況越演越烈,開始上演又跪又求又流淚的道歉,承認自己外遇的事,還認真寫悔過書,提出種種保證,希望老婆能夠原諒。
有位女性友人就是此例子。
在老公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淚之下,妻子選擇原諒,安靜一陣子後,丈夫也乖乖回家,每天夫妻該履行的義務,父親跟丈夫該盡的事情,都有慢慢做到。不但如此,對妻子的家人比之前還要好,過年過節都有定時送禮,看似好像改頭換面了。
雖然回到當初結婚時的幸福,但突然一天,丈夫卻無預警的狠心提出離婚,讓妻子手足無措。原來,丈夫還是有跟那小三聯絡,只是技巧更高了,知道怎麼擦嘴才不會留痕跡,而小三也不甘示弱,極力想成為正宮,開始逼男人回家跟老婆談判。
這時才發現,丈夫當初的道歉只是講講而已,以時間換取空間。丈夫假後悔,製造重返家庭的美好現象,講一些當初會外遇的爛藉口,就像:是小三來糾纏我、老婆只顧孩子沒關心過丈夫等等爛藉口;重點之後的懺悔講的頭頭是道,句句擲地有聲,還「用心」花心思經營。
誰都沒想到這些都只是一場騙局,一步一步讓妻子卸下戒心,讓妻子再次信任他不會出軌。可事實,男人只是以退為進,兩邊都安撫妥當,繼續跟小三打得火熱。
另外一些男人會在這時間點裡,把夫妻雙方轉移,為自己的離婚鋪好路,但,有些男人會因為妻子卸下戒心,而找律師準備更強烈攻擊,用敵人的方式來對待曾經的枕邊人,甚至埋下無人知的陷阱一步步引誘老婆進洞。等待老婆發現時,財產早已落到別的女人嘴中,而小孩男人早已不管,丟給妻子一人,和小三打的天搖地動,留下妻子一人燒破頭,那當初的道歉,懺悔有什麼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