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背景圖
婦幼智庫圖

遇上花心男這段感情會幸福嗎?

同租室友叫婷婷,是個80年次的漂亮女孩兒。我倆雖然相差近10歲,卻一直很有共同語言,不但是室友,還是好朋友,所以對於肖方主動找她這件事,她一五一十都告訴了我癡情女花心男。她說,肖方在網上一直誇她漂亮懂事,想請她出來喝咖啡,還要求接送她上下班。除此之外,因為婷婷知道我們的關係,所以他一再撇清,把自己裝扮成受害者的角色,說我纏著他,他心裡很煩。幸虧我和婷婷無話不談,婷婷瞭解我們之間所有的事,所以才沒有上當。 沒幾天,另一個同事小林去我家做客,小林是那種家境良好
且頗有氣質和品位的女人。以前她也和我一起見過肖方。很巧,小林剛來,肖方就給我打來了電話,聽說小林在我這兒,便開始東拉西扯地說了很多莫名其妙的話,似乎想掩蓋點什麼。等我好不容易掛了電話,小林告訴我,以前不知癡情女花心男 和肖方關係究竟如何,所以不便多說,現在她想給我的忠告是,離這個男人遠一些,這個男人不地道。我立時想到了小林和肖方的唯一一次見面。那次我們一起玩得有些晚,我讓肖方送小林回家,或許當時發生了一些事情令小林對他有了如此評價?但小林不願意詳細說,我就沒有追問。

站在局外人的角度上,我似乎是遭到人利用了

站在局外人的角度,我的這兩個朋友都認為肖方是在利用我,因為我們公司和他單位常有合作,我們之間有利益關係。 想清楚這一切後,我托朋友把肖方之前送的鑽石項鍊還給了他,想和他徹底斷絕關係。可是肖方不同意。面對我的質問,他早準備好了如何解釋。他說因為我不和他聯繫,他才和婷婷聊天,目的是側面瞭解我的情況,關心我。同小林更是什麼都沒有,大概是小林不喜歡他這個人,對他有成見吧。這一回完全沒有心眼的我再次選擇了相信他。 但又在一起後,癡情女花心男肖方不再那麼信任,有時趁他不注意,會翻看他的手機
這一看不要緊,我發現了三個經常在晚上和他聯繫的手機號。我暗自記下後,找時間打了過去。果然,接電話的是三個女孩,而且無一例外,都和肖方有曖昧關係。
她們基本上都是和肖方在網上認識的,肖方以自己身上的制服博取對方的信任,說自己未婚,騙了一個又一個。因為我打過去時先坦誠地告之了自己的情況,所以這三個女孩都很配合地跟我講了實情,她們也都十分氣憤。 正當我們計畫要不要一起揭穿他時,我突然接到了肖方妻子的電話。他妻子約我見面,正是這次見面完全顛覆了我最初對肖方的認識,讓我更進一步看清了這個男人的真面目。他妻子告訴我,她根本沒有癲癇病,說她對家人不好也是一派胡言。不只如此,他妻子還講了許多他這些年罄竹難書的種種劣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