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背景圖
婦幼智庫圖

監聽好像有點可怕?監聽是好還是壞?

監聽對一般民眾來講總是有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恐懼感,尤其是台灣在歷史上經歷了草木皆兵的特殊時期,一談到監聽就聞風色變。但其實現在的執法機關懷疑有嫌疑的人希望對他進行監聽是需要很複雜的文件申請和法院簽呈,所以要被警察監聽集別不夠還辦不到呢。不過其他層面上的監聽就氾濫在現代社會,智慧型手機、電腦、平板等等可以使用語音的工具都有被監聽的可能,但對象就不像執法機關這麼謹慎並受到監督了,實際上透過電腦的攝影機偷窺其他人生活起居的案件大家都耳熟能詳,所以大家都知道如果沒有用到電腦的攝影幾時要找個東西把鏡頭貼起來以防萬一的常識。雖然台灣的監視事件並不多,但美國在911事件之後傳出了極大爭議的稜鏡計畫,透過一些國安法規的修正,國會賦予國安局特工監視美國公民以外在美國領土上活動的人的權利,當然如果是高危險的外籍人士可能在他自己的國家就會被監視,但這種事情就不是可以用法條寫下來的啦。在各式美國影片或者是一般人印象當中,美國政府對自己的諜報系統一項是非常有信心的,像是現在大家賴以為生的網路也是美國軍方為了確保信息傳遞而研發的,可以說他們為了握有足夠的訊息根本無所不用其極。

用在好的地方上,監聽才會有意義!

而近來許多軟體和網站都爆出監聽使用者的新聞,FB在今年稍早就被一位專門研究穿波科技的教授踢爆,FB會利用手機麥克風蒐集用戶周遭的聲音來判斷用戶的興趣和喜歡的電視節目等等,他自己的實驗過程就是刻意在使用網路的時候避開相關檢索,但在口頭上卻透露自己想要去非洲旅行、搭乘吉普車兜風等等畫,隨即就在FB頁面上發現相關的機票、旅行行程的廣告等待他點取查看。盡管後來這位教授改稱他必定是在使用網路時不小心輸入過相關訊息才被網站使用cookie追蹤,僅表示會監聽對話是一個很有可能的事件。不過這不是FB第一次爆出濫用隱私權協議來蒐集資訊了,FB高層曾經承認他們會蒐集使用者裡用FB進行的對話作為分析資料,美其名是增加用戶體驗的工具,但實際上其實他們用這些數據做為業主投放廣告的依據,可以增加推廣的效力。而上面提到的「稜鏡計劃」則指涉微軟、雅虎、Google、臉書、YouTube、Skype等公司都配合政府監控。對於這樣的問題,台灣的調查局官員則表示,像是Line、Wechat這樣的網路通訊軟體,在技術上都是可以被監聽的,只要法官簽署了監聽票他們就可以執行任務。但其他官員則表示大家不必太擔心調查局會握有大家的資訊,實際上他們進行得比較像是分類管理的工作,若是司法部門有需要會出是監聽票等執行命令,調炸局員工就會將相對應的數據抽取出來複製給警察機關,調查局並不會經手通訊內容,破解裡面的對話和暗示內容等等的工作都是執法機關帶回自己的辦公室進行。對此電信專家則抱持存疑的態度,認為調查局若是要監聽網路通訊就必須要有封包破解的技術,然而擷取確切資訊流之後加以破解才能成為人類能夠辨識的內容,即使不討論破解的技術,光是擷取資訊就有很大的難題,況且這些大公司經常受到駭客的騷繞等等,花費很多心力在維護安全性,並不認為調查居在業者不願配合的情況下有能力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