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背景圖
婦幼智庫圖

語言不通,新住民被家暴情況愈來愈嚴重

新住民家暴-日前有一名遠從東南亞地區嫁來台的新住民,因為長年飽受丈夫家暴,再加上語言上不通順、文化上有隔閡,不懂得如何自我保護的緣故,在台灣友人的介紹下,決定找上婦幼徵信社,希望我們能夠幫助她家暴蒐證,替她早日脫離這樣的苦海。為了幫助在台孤苦無依的新住民能夠捍衛自己的權益,我們投入了比平常還要多的心力在這件事情上,賣力地幫助新住民解決婚姻上的問題,就是希望讓新住民感受到,在台灣,她並不是一個人。 新住民在遭受到家庭暴力事件時,大多都會因為語言以及文化上的差異,以及深怕自己反抗,提出告訴因而離婚的話,就會被遣返回家,終身無法在台工作,挽救故鄉家人的經濟。為了協助新住民可以享有在台應得的權益,也不讓台灣人民鑽法律漏洞,糟蹋了新住民的人權,婦幼徵信社在接受新住民的委託時,一定都會比平常更加用心,並且協助新住民了解在台所擁有的權益,替他們申請保護令。 不過或許是新住民被家暴的問題愈來愈嚴重,致使我國的司法院特別製作四種保護令聲請狀參考範本,並針對進駐在我國的新住民族群,翻譯成英文、日文、韓文、越南文、印尼文、泰國文、馬來西亞文等七種各國不同語言,假使保護令的內容有不清楚或者是不明白的部分,我們也會有專業的人員憑藉著過往的徵信經驗,以及這幾年來訓練習得而來的徵信知識,從旁協助新住民了解我國保護令相關規定,進而幫助新住民解決問題,捍衛屬於自己的權益!

妻控夫吸毒玩女人,高省法院判離婚獲准。

黃男與妻子余女五年前豪門婚變,兩家互相翻臉互控毀謗等多起官司,黃男訴請離婚,指妻子常常疑心與他爭吵,還要他跪誓沒有偷腥,有次爭執更拳腳向踢他五十幾下,妻子反而驚爆黃男二十幾年前吸食毒品、酒駕被罰款等。一審日前認定雙方婚姻已難維持,判准離婚,全案上訴高院審理中。黃男透過友人回應,「年輕少時不懂事,曾做了很多不好的事,但他早已改過。對雙方官司不做任何評論,但已雙方緣已盡,無未來可言。」黃男與妻子是青梅竹馬,婚後育有一子一女,不料五年前驚爆婚變。
據了解,黃男訴離指稱,余女起疑心他有小三頻頻與他爭吵,每月平均十幾次以上,要他下跪誓言說他沒有,有次爭執竟對他施以暴力五十幾下,五年前她帶走兒子女兒回娘家,還誇大夫妻間爭吵過程,申請保護令獲准,又曾報警二十幾次,誣指他跟蹤騷擾還告他違反保護令但不起訴,且夫妻分居近五年。余女驚爆指出當時委託徵信社黃男二十幾年前吸食毒品、酒駕。根據資料照片顯示,黃男遭直擊與其他女子擁抱、去汽車旅館。余女反稱黃男家暴又在外偷吃。
余女提出黃男吸毒前科給法院,指他幾十幾年前曾吸食毒品,又時常酒駕被抓,想要證明黃男所有素行不良,在婚姻中明顯有過失,依民法不得訴請離婚。據悉余女還以黃男2010年寫下的悔過書為證,指黃男對余女不忠,曾承諾「我能戒菸、戒賭、戒毒、戒菸,就能戒出去花天酒地」,還後還後悔聲稱只有這個家庭才是最重要的」。
黃男則拿他發給余女的簡訊「妳快要把我折磨死了.非常多次的我想死.為什麼要對我拳腳相向踹我五十幾下」,而余女回訊 「對不起,原諒我」等事證,向法院喊冤絕對沒有對妻子施以暴力,他才是受害者。目前兩人分居並且兩個家庭翻臉,法官認為,新住民家暴曾在1995年寫下悔過書,但據雙方互說對方的多項內容,導致兩人對婚姻過失程度相當,雙方都可訴請離婚,雙方婚變又因分居已久引發雙方互告,婚姻難以繼續維持,法院判准離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