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背景圖
婦幼智庫圖

人人稱羨佳偶變怨偶,設計取得前妻一半財產

她滿意的在調解筆錄上簽字,與前夫已提出離婚,小孩的事情也都已處理完畢,一切都這麼簡單處理完畢。老公在第一次調解時,就已同意離婚,沒有拖拖拉拉。心想,應該是老公明白是自己虧欠辜負她這麼久。
婚後,他們是對令人羨慕的佳偶,卻在五年前,她卻發現老公外遇了,外遇的對象還是同醫院一起工作的護理師。老婆知道後,要求老公與這外遇對象關係撇清。原本,老公同意結束這不堪關係,甚至還在悔過書上簽名,卻在這之後,老婆依然發現,老公並未停止與這女子的聯繫,也並沒有履行承諾。於是,對老公完全死心,毅然決然離開醫院,自己在外頭開了間醫美診所。基於她全心工作,不僅醫術好,口碑名聲也好,急速累積一堆忠實客戶,在累積一定實力,診所分院一間一間開起,在業界,大家都覺得她太過拼命,但,從沒有人知道為什麼她要這麼努力。
當然,她想在經濟上讓自己更自由,給予孩子更好的未來,不想被綁在那無情的丈夫之下。
反之她先生,在外遇事件曝光之後,在醫院的人氣直直落下,院長也因為對有外遇的下屬不再信任,其餘同事對他的種種行為也有不少負面評論,病患也隱約知道這醫師的負面消息,因此工作不順心。醫院也移除了他主管的職務,薪資當然也縮減了。他的心情怎樣,她已不再關心,只覺得一切都是他自做受。
即便在這些日子以來,他沒有發現老公外遇的跡象,似乎那外遇女子放棄她老公了,她老公則因為工作不順心,重返家庭,培養孩子之間的感情,然而她在心中無數次的說:「一切都晚了!一切都回不去了,不要在演戲了!」他一點一點對老婆懺悔之前的一切,她只靜靜的聽,沒有任何情緒表情,只覺得荒唐好笑,現在才知道要回來,那以前給你機會為什麼要這樣糟蹋?她決定給予他最大的報復,就是在他最低潮時離開他,讓他一無所有。她,美麗多金,而他,什麼都沒有,小孩也不會在他身邊,兩面相比,她決定到法院訴請離婚,將過往的一切算清楚。本以為老公會有抵抗之舉,畢竟在決議提出離婚訴訟前,他一直苦苦哀求,希望能顧念在孩子的份上,再給他一次反省重返家庭的機會。然而,在調解庭裡,丈夫沒有任何表情,直接同意離婚,監護權交給母親,讓她感到意外。她依稀記得先生離開法院前,只留給她淺淺一笑。
這樣也好,她心中雖然有一絲愧疚,但被之前的屈辱感給遮掩了。這只能說五年前的外遇以及未來的糾纏,怨不得誰。
順利離婚了,也搬離原來住處,帶著孩子開始嶄新的人生。而在一個多月後,卻意外收到一張法院傳票。
「剩餘財產分配請求」,這是前夫提出的訴訟。打了通電話給前夫,電話早早接起,她質問,到底想怎樣?
前夫沒有說什麼,只淡淡說,「一切依法處理」
這時,她才驚覺,這些年來累積的財富,前夫竟然能被分配到一半。頓時理解了前夫在離開法院前那微笑的涵義,原來,他早已準備好讓她掉入這陷阱,吃掉她一半的財產。

丈夫有外遇,兩人婚姻搖搖欲墜

原本計畫要與在一起五年的先生舉行結婚的安安,卻發現先生在往戶政事務所前發給小三的分手訊息,與無情的丈夫劇烈爭吵。後來先生跟安安說,因為安安一直鬧,他才會去找小三上床,現在小三懷孕了,他說給安安百萬作為離婚的條件。安安表示願意原諒,兩人一起解決小三的事情,但先生怕安安會提告,便提議叫小三把小孩拿掉。
以為事情到這就結束,沒料到從通訊軟體上發現先生與小三並未分手,反而更像夫妻,關係更好,小三居住於先生名下的房子裡,還是安安不知道的房子,小三每天都幫先生打理好一切,感覺小三更像是他的妻子;然而小三說,他不希望看到先生和安安的婚宴,而先生也因因此取消了。兩人還說好,明年要再把孩子生回來,每每有重要場合都是小三陪同參加。
婆家對於先生外遇之事,根本是不相信狀態,反而認為是安安不適合他們家。先生還警告安安不准跟別人提起小三的事,要不就等著離婚。
一場外遇,小三像正宮,正宮像小三的狀況,誰也不願退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