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背景圖
婦幼智庫圖

我在他的眼珠子也看到我自己憤怒的樣子,我才頓時覺得自己在做什麼

文章時間 :

人有時該學會放下-這一次委託人來徵信社諮詢自己的感情事情,委託人走不出對於女朋友給自己的傷痕,也不知道該如何面對自己一個人的生活,但是他知道人有時該學會放下的這個道理,可是怎麼做卻又感覺不對,不知道該不該挽回感情,可是女朋友是不是還惦記著我,還是已經跟其他人遠走高飛,又或者是不是跟當初我們分手的理由,就是因為那個很好的男生,他們兩個是不是已經在一起了,現在我為了他這麼傷心,他是不是有感受到,這一些疑問我真的很痛苦,每天晚上都在重複問著自己,我不知道我該怎麼做才好,怎麼做感覺都是不對的,好幾次忍不住想要打電話給他,可是又想到他當初跟我不認識的男生出去過夜,我又把我的電話給掛斷,又或者是不是當初我應該聽他解釋,因為我當下實在是太生氣,所以我打了他一巴掌,他並沒有還手,他只是默默的掉下眼淚,他看著我絕望的眼神,我在他的眼珠子也看到我自己憤怒的樣子,我才頓時覺得自己在做什麼,到現在已經跟女朋友分手兩個月了,我還是一個人過著日子,以前習慣早上起來就有女朋友的陪伴,每天晚上想著要帶他吃什麼,現在偶爾還會想晚上要吃什麼,才想起來他已經不在了,然後一個人隨便吃一吃,我也不趕去太熱鬧的場所,因為這樣總是會讓我想起他,原本我身邊也有一個人會讓我開心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