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背景圖
婦幼智庫圖

感情沒有什麼問題,但就在這時殺出程咬金!

轉眼,我們結婚就6年了,感情一直沒出什麼大問題,對婭婷我越來越信任,可偏偏就在這個時候,我們的婚姻出了狀況,就好像一個士兵,剛卸下戒備,敵人就打過來了,手慌腳亂,受到的傷害自然更大。那是2006年年底的事,那段時間,我發現婭婷回家越來越晚,有時候她說是回娘家看她父母,結果她娘家並沒有她的身影。本來她做業務的,電話多是正常的,但以前她接電話從不避著我,可那段時間,只要鈴聲一響,她就會拿著手機躲到一邊。我奇怪她在忙什麼,種種跡象交織在一起,懷疑外遇讓我意識到必須和她進行一次深入溝通。我以為她會百般推託,可是她很爽快地就承認了
她有了婚外情,對方比她小兩歲,而且未婚,倆人是在工作中認識的,已經交往一年了。 懷疑外遇婭婷的坦白聽到一半我就聽不下去,頭「嗡嗡」作響,只感覺天旋地轉。婭婷承認她有了外遇,這說明什麼?這無疑在告訴我,我們的關係完了。如果她矢口否認,也許還會讓我有挽回這個家的藉口,現在她大概就是想讓我提出離婚。婚姻只剩空殼那天之後,我們家就再也沒有了歡聲笑語。那段時間我恍恍惚惚的,似乎整天都在想事情,卻又不知道自己都想了些什麼。我不想失去婭婷,從來都不想。我說過的,我不知道沒有了她,我是不是還有勇氣堅強地面對生活,所以我不願離婚;可是我也無法再坦然、平靜地面對已經把別的男人放進心裡的她,所以我害怕回家,我開始到處找朋友喝酒,晚上很晚才回去,有時候爛醉如泥,回去就吐一地。

說出了離婚兩個字,婚姻似乎就此到了終點

懷疑外遇還是婭婷先說出了「離婚」兩個字,她說與其相互折磨,不如放了彼此。或許她說得對,但是我接受不了,明明是她有錯在先,我一直隱忍著,試圖留住我們的婚姻,她卻一點都不珍惜,難道她就這麼急於脫身嗎?那個瞬間,我覺得自己快要瘋掉了,一腳把旁邊的椅子踢得老遠。雖然懷疑外遇我願意原諒她。而在這短短的3個多月中,婭婷那邊也發生了一些事
在雙方家人的努力調解下,在得到了婭婷絕不會有重犯的保證後,為了孩子,我們重婚了。重新擁有了婚姻,可我們卻再也找不回曾經的幸福和恩愛。白天還好說,我和她都有自己的工作,但到了晚上,時間就難熬了,尤其是和她躺在同一張床上時,我的腦海裡就不由得浮現出她和另一個男人親熱的幻象,她稍微向我表示親近,我就渾身僵硬。而她也是痛苦的,因為得不到諒解,也就得不到釋放。後來她向我提出暫時分房的要求,我思慮了兩天後同意了。分房後,客廳成為一個相對溫暖的地方,我們會在那裡聊一些有關孩子、生活以及各自工作的話題。這樣的生活一直持續至今,表面上我和婭婷相敬如賓,但其實我們的婚姻只剩下一個空殼,為了孩子勉強維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