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背景圖
婦幼智庫圖

和男友鬧彆扭,打從心底感到人生無望了

我和男友在婚期確定後,關係開始變得緊張起來。他大大咧咧,喜歡和同性在一塊瞎玩,很少陪我安靜地坐坐,或隨便說說話。我知道他不壞,也相信他是愛我的,但心裡總覺得少點什麼,或者就是愛情中很私性的心靈相屬的感覺吧。我非常苦惱,真想悄悄離開這個地方。但這只是每月情緒低潮時內心的衝動,事實上在所有人的眼裡我已是他的未婚妻,並且他絕對給人可靠誠實的感覺。我覺得沒有勇氣對所有人說“不”,可我真的永遠要過一種看得見未來的生活?我感到自己就要這麼不明不白地嫁人了。如果這時沒有陳濤的出現,或許我早已是他的妻子了。我和陳濤由於工作上的聯繫,曾在辦公室裡隨便聊過天
我感覺他是個善解人意、很感性的男人。他先是借些書給我,我只把這當作是同事間的一種好感。有個中午,他突然請我吃飯,我們急急忙忙上了出租,兩人有點做賊心虛的默契。我記得吃飯時他沒吃什麼,一直含含糊糊地說他的過去。他很含蓄,還有些激動,我隱約猜到他是個離過婚的男人。但當時我已認定自己的歸宿,所以沒敢想和他會有什麼故事發生。大約過了一周後的一天,我又和男友鬧彆扭,心裡真是很絕望。

期望時光能讓我忘記一切,將最好的自己呈現給別人

在單位的走廊上和陳濤擦肩而過時,他低聲說:“晚上請你聽音樂會,6點半在王子飯店等你。”我來不及回答,他已匆匆離去。整個下午過得很慢,我似乎在盼著夜幕的降臨,或者說我想知道一個故事的結局。當我邁進飯店大門時,我看到他從沙發上一躍而起,興奮之情溢於言表。他說:“音樂廳就在馬路對面。”我們倆過馬路時,一輛輛汽車呼嘯而過,我不由拽住了他的衣袖。上臺階時,我因為身心疲憊,覺得喘不過氣,捂著心口勉強走到了座位前。音樂廳內表演的是美國鄉村音樂,我不感興趣,只覺得劇場一片嘈雜。我不由用手支撐著頭部。這時,陳濤輕輕將手放在我的肩上,我聽到他的呼吸變得急促
他的感情似乎比我的男友強烈得多。我突然被他感動了,同時又覺得有點可笑。他實在不像三十多歲的男人。那晚,我們就這樣無聲地擁抱了很多次。從那以後,我便陷入了更難熬的日子。是一時糊塗,懷疑劈腿很快會回頭的。可愛情真沒法用理智來衡量。我沒法抵擋和陳濤在一起時那種強烈的幸福感。就這樣,在痛苦中徘徊了半年多後,我終於逐漸把情感轉移到了陳濤那兒。我覺得我和他對愛情的理解是類似的,我們能滿足對方。他常說:“嫁給我吧。”可不知怎麼,我沒有勇氣走出這一步。是對前任男友懷疑劈腿的負疚感,還是我對婚姻沒有信心?反正我覺得愛情是個傷人的東西,一旦受傷,真的很難康復。但願時光能讓我淡忘過去,平靜地去愛一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