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背景圖
婦幼智庫圖

嚮往著的幸福,最後妻子竟外遇了

10月14日晚上十點多鐘,我拖著一身疲憊回到家中。書房的燈還亮著,不用說,老婆薇薇還在上網,每天她都是這樣等我回家。不論多晚,總有盞燈為你亮著,有個人在等你,這就是家,就是我想要的幸福現在懷疑妻子外遇。我在一家上市公司做市場推廣,薇薇在一家港資企業做行政,我們戀愛4年結婚,現在擁有一套按揭付款的三房,買了車,正計畫要一個小寶寶,我對眼下的一切都非常滿意。雖然工作很辛苦,但年輕不就是要奮鬥嗎? 薇薇起身給我倒了杯茶,然後就說去洗澡。看著沒關機,我隨手點開了,沒想到這一點居然點開了一段不堪的隱情。這裡交待一句,我20010年10月派駐到外地開拓市場,2009年元月結的婚,今年4月才回到台北。我懷疑妻子外遇看到的臉書記錄是2009年元月至5月份的,也就是說,薇薇在我們婚前就跟其它的男人有染。臉書聊天中,跟薇薇跟他的頂頭上司一個有家室的中年香港人打得熱火朝天。兩人幾乎天天掛在網上,聊天記錄明白無誤地寫明他們數次在外面開房,其間薇薇還邀請他來過我們家。
字裡行間,盡是些露骨挑逗的語言,沒有想到在我面前裝矜持,自稱性冷淡的薇薇,在這個男人面前居然如此開放。最讓我無法忍受的是,我懷疑妻子外遇至少戴了3年的綠帽子卻毫無發覺,還自以為生活得很幸福;我甚至懷疑,我的婚床在我之前就被別的男人睡過。在無比的屈辱面前,我相反卻變得很冷靜。那夜我們相安無事,她不知道,我通宵未眠,淚水恣流。 這幾天,我每天淩晨才回家,回家也不怎麼理她,就睡在書房裡。回想這幾年的情感經歷,我一方面覺得自己的婚姻很失敗,一方面也在做自我反省。在離與不離間做痛苦掙扎。薇薇是在2008年經朋友介紹進入這家港資企業的,我也是在這一年進入目前這家上市公司。以前我們有非常充裕的時間呆在一起,各自調整工作後都忙了起來,特別是我,時常加班至半夜才回家,回到家累得倒頭就睡。2009年我又被派駐外地,也許就是這段時間給了那個香港老闆可趁之機。可氣的是,她居然隱瞞得天衣無縫,我還像傻瓜一樣在外面拼死拼活地奮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