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背景圖
婦幼智庫圖

從羞辱中長為大人,一步一步地往上爬

大同是個孤兒,從小就被父母遺棄,在孤兒院長大,從小就過著沒有父母的生活,成長過程過著被嘲笑,言語霸凌的生活,很多小孩喜歡欺負沒有父母的同學,覺得他們很可憐也很好欺負,大同小時候為討厭國小有甚麼家長日,學校日,還有校慶運動會的活動,因為這些日子,同學的父母都會出席,唯獨她孤伶伶的一人坐在位子上,在大隊接力時沒有人幫自己喝采,幫自己加油,當她努力想被看得起的時候,參加書法比賽,字音字形比賽,也沒有會上台獻花給予祝福,也沒有人會幫她拍照留戀,覺得生活很可憐,沒有父母愛的生活,讓她常常覺得快要沒有活下去的動力,但她化悲憤為力量,因為想讓這些看不起的孩子,長大以後看得起自己,於是她更努力的學習,成績名列前茅,出去比賽屢次得獎,積極上進的心,讓她很快的在年輕的時候,累積了不少財富,也白手起家做了一個小小的老闆
業績不錯,收入也很穩定。有一天大同,看到準備要去兒童樂園玩樂的家庭,看到一家人互相餵食的溫馨畫面,看到小孩依偎在媽媽的胸懷模樣,想到了從前自己,最渴望的親情。現在終於有能力可以追求她渴望多年的親情,想知道父母現在到底在哪裡,過得好不好?能不能有機會在團員呢?於是,她找了附近最有名的徵信業者幫忙,因為他們可以婦幼尋人,尋找她失散多年父母。25年前的資料,說真的很難尋找,徵信業者在一開始接手這個案子時也覺得相當棘手,當時是沒有網路的年代,很多資料都是殘破不齊,好家在孤兒院的院長還沒有換人,在孤兒院的院長憑著一點依稀的記憶。

透過徵信社的幫忙,找到日日夜夜思念的母親

婦幼尋人-找到了當年母親的住址,一到了門口,大同心理是有點緊張,失散20年的親人,對媽媽的印象僅有微薄的記憶,記得小時候嬤嬤總是抱著自己去巷口的柑仔店,買她最愛吃的棒棒糖,甜甜的,咬在嘴裡真幸福,在媽媽懷裡時,最愛玩嬤嬤的頭髮,軟軟柔柔的很有安全感,「叮咚~~~~~~~~~~~~~~」刺耳的電鈴劃破了寂靜,「誰啊?」走出來的是一位年過半百的老婆婆,駝著背,聲音沙啞地說「年輕人,你要找誰啊?」看到滿臉皺紋的老婆婆,心中有好多疑惑好多不確定,不知道眼前這一位人是不是就是她要找的人呢?「我找;林素滿;女士。」拖了口水勉強擠得出這幾個字,「林;林素滿?她不住在這裡喔;她離開這邊很久了;你;怎麼以為她還住在這裡呢?你是她的誰啊;?」老奶奶劈哩啪啦說一了長串
大同在心中還閃過幾千行念頭時,才想到;原來媽媽早就搬走了;「我;我;是她多年前的孩子;我現在想找;她;老奶奶,你;可以幫忙我;嗎?幫我找我;媽媽嗎?」語中帶著顫抖;勉勉強搶說出這幾個字,「喔喔喔~是這樣子喔~我不知道她現在住在哪裡拉;不過她有留電話給我,我只知道她去台北工作了,好像是座記者吧~上次她回來走走時,還遞了一張名片給我,我去找找看,名片還在不在;」說完就默默地轉身離開,消失在門口;過了幾分鐘拿出一開泛黃的名片說,「孩子;拿去吧!你媽媽是一位很好的人,做人客氣有禮貌,我相信她定也很想你;快打電話給她吧;」大同接過名片,鼓起勇氣拿出手機撥出電話號碼,電話的那頭;傳出了清澈明亮的聲音:「喂!我是素滿;請問你是?」大同心臟怦通烹通跳個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