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背景圖
右上角選單
右下角選單
婦幼智庫圖

身材惹火的陪酒女郎,竟是丈夫出軌的對象?

韓青被電話吵醒的時候,是淩晨3點。雁兒的聲音淒涼微弱,向她述說左旭的冷淡:「我們已經很久沒有性生活了,他總是把我推開,不論我用什麼方式,都不能激起他的熱情,我想——他一定是在外面有人了。怎麼會?他們三個是大學同學,韓青瞭解左旭,他不是輕浮善變的人。韓青決定找左旭談談。在韓青的一再追問下,左旭終於承認這是事實 。因為雁兒的身體對他而言太熟悉了,熟悉到閉著眼睛就能摸到上面的每一個斑痕,他真的沒有了激情。反倒是最近由於業務的關係,常陪客戶到夜總會,那裡的陪酒女郎衣著暴露,身材惹人,讓他常常慾火焚身。左旭承認,這些新的性感符號對自己衝擊很大,如果不是因為對懷疑老公外遇的感情還在,他可能早就把持不住了。聽了韓青的講述,雁兒驚出一身冷汗
但冷靜下來想想,其實自己又何嘗不是!每晚抱著左旭結實的後背,何時有過最初的亢奮和衝動?相反,有一次在單位的電梯裡,與那位身材健碩的男上司緊緊貼在一起,倒讓她臉紅心跳。但她很清楚,這並不能說明什麼,自己愛的是左旭,至少到目前為止還沒有改變。過一會兒她發現不對了懷疑老公外遇一聲不吭,眉頭皺成井字,時不時瞥兩眼她那幾乎要觸到下巴的膝蓋,眼神中透著她很少見的不耐煩和——厭惡,她後來想了好半天才想出這個詞,也明白了自己為什麼當時說:「你怎麼了?有病啊!」類似的語言對他們來說是小兒科,以前這種看似貶義的話裡面蘊涵著說不出的親暱,但這次的回應是:「我有病?你看看你那德行!吃什麼飯...」戰爭就這麼猝不及防,結果是餐桌上所有的碗碟來了個乾坤大挪移,統統去親吻大理石地面了。 這只是開始。懷疑老公外遇說,「我覺得他是故意找碴,我還是從前的我,可他怎麼就看不順眼了,事事挑剔,動不動就大發雷霆。」直到有一天,那個女人把電話打到家裡,才恍然大悟。